中国政府网 |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

【我与湖南工商40年】一次难忘的跨省办案

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时间:2018-11-26

 

  我是一九八四年参加招干考试进入工商部门的。历任专干、副所长、所长、公平交易分局局长、企个监股长等职,担任了二十五年的中层干部,一个青春年少的小伙子被岁月磨成了稀发白鬓、年过半百之人。回眸三十四年来的工作历程,有些事已渐渐淡忘、模糊,有些事却印象深刻、终身难忘。其中,一次艰难曲折、惊心动魄的跨省维权办案令我记忆犹新。

 

毅然出征

  那是一九九三年,我在衡东县工商局吴集工商所任副所长兼经济合同管理专干和经济合同纠纷仲裁员。

  这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所长交给我一个任务,要我去江西省九江市为我所甘溪镇个体工商户老郭、小陈处理一起皮鞋和自行车零配件购销合同纠纷,追回拖欠已久的两万多元销货款。在当时,两万元可是一笔巨款。

  那一年我二十八岁,还从未单独出省办过案,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忐忑,但我还是毅然接受了任务。为增加我的信心,所长专门请了县局退休的老合同股长向新台同志随行协助指导。

  那一天,我身着制服,迎着寒风细雨出发了,像一名远征的战士。

 

首战告捷

  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车,我们到达九江市。来不及安顿和欣赏这座名胜古城,我们便分头展开工作。老郭和小陈按照合同写明的地址去确认位置,我和老向直奔当地工商局合同科衔接,必要时请他们予以协助支持。下午我们找到一家旅馆落脚碰头商量下一步工作方案,决定第二天上午老郭小陈先去收货方那商谈,必要时可以亮明我和老向的身份及意图;如果遇挫,我和老向再出面。晚上我们又一起去到收货方的经营门市再次确认。

  第二天还不到午饭时,老郭、小陈回来了。从他们脸上舒展的笑容我预料进展顺利。果然,收货方还比较好说话,答应下午将全部货款结清。下午大约四点钟时,老郭他们拿着一张支票回来了,是九江市某街道一工商银行承兑的。

  我们不敢怠慢,马上去找这家银行兑付货款,但当我们到时,这家银行已经下班。

 

突遭变故

  第二天,我们早早来到了银行。工作人员接过支票看了一下又退了回来,原因是这张支票是已经停止使用的过期废票,而且收货方根本就没有在这里开户。

  我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感觉到可能受骗了。我们只好赶紧去找收货方。

  可到了地方一看傻眼了:收货方经营的门市没有开门,从门缝里看去,昨天还商品满满的门市里现在竟然空空如也,收货方来了一招“金蝉脱壳”,连夜卷货跑路了!老郭急得瘫在了地上。

  怎么办?我冷静思考了一下,决定先报警。可派出所说证据不足,不能立案。我们只好又赶到九江市工商局合同科请他们配合到所辖工商所查阅工商登记资料。

  然而工商所能提供的的资料只有一张简单的登记表,上面仅仅登记了经营者的姓名和一个简单的家庭住址:湖北省阳新县陶港镇。

我心里一紧,陡然感到压力增大:接下来怎么办,去哪里寻找这个收货方?难道就此放弃,在这个诸葛亮三气周瑜的九江做一次周瑜?不,我决定一追到底,追到收货方的老家去。

 

辗转追踪

  湖北阳新距江西九江数百公里。我们转道黄梅、武穴坐了三天的长途客车于傍晚时分到达阳新县城。为了第二天能顺利的开展工作,我们顾不上长途颠簸的疲惫,多方打听并找到了阳新工商局高局长的家。

  此时已是晚上九点来钟。见到我们,高局长满脸诧异。听完我们的情况介绍,这位老兵出身的领导被我们锲而不舍的精神所感动,当场表态全力支持配合我们的工作。

  第二天一上班,高局长亲自安排该局经检大队陈大队长协助我们,并把局里唯一的一台伏尔加轿车给我们使用。碰巧陈队长也是八四年招干考入工商部门的,我们的感情一下子拉近了。当天我们就赶到陶港镇,当地工商所抽调了四名同志,按照我们预先商量的方案,先在陶港镇进行调查。

 

意外收获

  我们分成两个组在陶港镇街上经营户中进行走访。在一家个体经营的店铺里,老郭意外的发现了他生产的皮鞋。我们兴奋起来,所有人立即集中到该店检查。结果,不但发现了老郭的货,同时也发现了小陈的货。经过当地工商所同志宣传政策,耐心细致的做店主的思想工作,店主终于承认该批货确是收货方放在他店里寄卖的,存放才几天时间,与收货方卷货跑路的时间基本吻合。

  陈队长指示工商所同志将货物清点查扣并运回县局。我们大家松了一口气,为行动的成功感到庆幸。考虑到我们外出已久,路途遥远,经与高局长、陈队长协商,同意先把货交给我们带回住宿的宾馆。

 

节外生枝

  当天,吃过晚饭后不久,几名手持棍棒不明身份的男女突然闯进我们居住的房间,凶巴巴的说我们偷了他们的货,不把货还给他们就不准我们离开。

  这是收货方派人来找茬了。我意识到,今晚必须转移,否则明天结果难以预料。

  这伙人也很狡猾,离开房间后下楼守住了宾馆的大门。

  等到晚上十一点钟时候,我偷偷从宾馆后门溜了出去,找了好一阵没有找到可租用的货车。我只好又跑到高局长家里向他求助。高局长不愧是部队侦察兵出身,马上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为隐蔽保险起见,他建议派经检队陈队长开他的伏尔加轿车去转移货物。

  就这样,我们悄悄的将货物塞在轿车的尾箱、车厢分批运到另外一个住处。当运到第三车时,不料被他们发现了,一下子五六个人呼啦啦的围了上来,凶神恶煞般拿着长刀棍棒敲打着车拦住不让走。年轻气盛的陈队毫无惧色加大油门就往前冲。这帮人真是急红了眼,嚎叫着、追打着,车身被砍打得乓乓直响……

  所幸,货物成功转移到车站旁的一个招待所。可是没想到这帮人还没死心,竟然又追查到了这里,幸好我们预先和吧台服务员打了招呼才没有暴露。

 

胜利班师

  为安全保险起见,我们不顾疲惫,晚上三点钟的时候在车站租了一辆货车,连夜转移到邻县的一个车站,清晨又马上将货物运往江西宜春。老郭、小陈留在宜春处理货物,我和老向返回衡东。

  至此,一场艰难的跨省维权办案结束,为两位个体工商户挽回了全部损失,历时十天时间。

  临别时,老郭紧紧握着我们的手,饱含眼泪……

  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老郭他们回来后,放着烟花炮竹,抬着一块大匾送到所里,还在电视台点歌宣传,广泛传播,在个体工商户中造成了很大震荡,随后类似的经营者纷纷找来,我们又一次次投入到紧张的维权工作中……

  “有困难,找工商”这句口号叫响了!

  我知道,这是意味着国徽、红盾在他们心目中的重量和信任。

  同时,我也切身感受到了“天下工商一家亲”。(作者 康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