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

【我与湖南工商40年】那次刻骨铭心的暗访

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时间:2018-11-27

 

  2000年8月,我从县级工商局调到市工商局不久,在局办公室从事文秘、宣传工作。14日下午快下班时,时任办公室主任刘和平通知我,要我准备点换洗衣服,明天一早随局长李照华去“下面”走访。接到这样的任务,我既兴奋又忐忑。兴奋的是,能随局长下去,终究是“很有面子”甚至很“威风”的;忐忑的是,主任没向我透露更多信息,心里完全没底。

  15日早晨7点半,我们准时从局里出发。上了车,我才知道,这次下去,并不会像我想象的那样“威风”,而是一次不通知县局的暗访。其时,工商部门垂直管理体制改革的序幕已经拉开,我们娄底市、县两级局领导班子已经上收,干部上收、分流和83个工商所撤并工作正在紧锣密鼓进行。改革关键期人心稳不稳?工作开展得怎么样?工商所如何撤并?这些都让局党组非常牵挂。时任局长李照华决定亲自去基层察看实情。

  我们去的第一站是双峰县工商局。当时的双峰县工商局和物价局合在一起,干部职工多达500人,而只有229人能够上收。20个工商所要撤并成13个工商所。改革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

  8点半,我们赶到双峰县城郊,一行5人在一个路边店匆匆吃了一碗米粉就直奔工商所。遗憾的是,时间已过9点,我们在第一个工商所没有看到一个干部,接下来暗访的其他两个工商所的情况也很不理想。我注意到,李照华的脸色明显凝重了。

  那天的中饭也是在一个路边店吃的,5个人一共花了46块钱。中午没有休息,继续在双峰暗访。晚上由我们自己安排住宿,不便住县城的宾馆,在县城边找了一家有点简陋的招待所。当晚,李照华组织我们“碰头”,要求我们对一天的情况进行梳理总结,拿出意见建议。

  我们就这样没日没夜,在双峰跑了整整3天,将20个工商所全部暗访了一遍。当然,最后一天,双峰县局的领导知道了,但我们拒绝了他们陪同的请求。离开双峰时,李照华电话要求时任双峰县工商局局长廖品杰迅速将机关干部派往工商所,同时加强作风建设,严肃工作纪律,确保人心不散、队伍不乱、工作不断。

  暗访完双峰,我们又马不停蹄赶到新化县。新化县和双峰县都是人口过了100万的农业大县,但新化县面积更宽,工商所也比双峰多了3个,暗访任务更加繁重。我记得我们还在离新化县城40公里的白溪镇一家旅社住了一晚,李照华住的是单间,10块钱。他开玩笑说,这是他一生中住过的最“豪华”的单间了。

  将83个工商所暗访完,我们花了整整23天时间。当年的交通远没有今天这么发达,没有高铁、高速公路,甚至连高等级公路都很少,一天跑下来,真是腰酸背痛腿抽筋。但我始终累并兴奋着。期间,我抽空以日记的形式将暗访双峰的情况记录了下来,“偷偷”传真给《中国工商报》,没想到《中国工商报》很快以《明察暗访看基层——一个秘书的下所日记》为题,在8月26日的头版头条刊登了出来,并且配发了400多字的《编者按》。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改革开放40年来,工商部门也和其他部门一样,在改革中发展,在发展中变革。事实证明,要顺利完成改革发展任务,事前做足“功课”是必要的。掌握的情况越直接、越真实,制定的方案越周密、越细致,改革就越平稳,发展就越顺利。在当年的垂直管理体制改革中,我们娄底没有出现大的波折,在规定时间完成了改革任务,这不能不归功于改革前的“功课”做得扎实。

  在“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的今天,那样的暗访也许不足为奇,但倒回去20年,能把调研、督查、暗访做得这么让人难忘,还是不多见的。

  我非常庆幸有那样一次刻骨铭心的暗访,不单单让我真切感知了一种务实的工作作风,也让我看到了工商改革的艰难、发展之不易。(作者段汉中系娄底市工商局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