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

【我与湖南工商40年】我与王股长的出差路

湖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时间:2018-11-30

 

  一九八九年至一九九一年期间,我与股长王建政共事于当时的岳塘区工商局经检股。他是老工商,是经检办案的行家里手。而我刚从部队转业到地方工作,对新环境的一切都感到十分新鲜。那时我们经常一起出差。

  一九九零年三月底的一天,下午五点多钟,我俩在石家庄下火车。天正下着雪,我俩想先找个住处安顿下来,恰逢一个全国烟酒糖行业的产销会议正在这里召开,在四个多小时里,我们找到的大小住店均已爆满。在无法解决住宿问题的情况下,王股长想到了河北省工商局,于是通过查阅电话号码簿,打通电话后,热情的河北省局值班人员冒着大雪,开着边三轮摩托,于当晚十点多钟将我俩接入了他们正在维修的招待所住下。第二天一早,我们在招待所的食堂里一起喝着北方棒子面糊糊时,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几天后,我们又从山西太原前往河北保定了,本想在河北省内还能得到同行们的协助,顺利完成调查任务,可是没想到与其接触之后的第二天,县局经检股的同行出面,派好了车安排我们外出游览,并明确说调查取证就算了。面对这一情况,王股长一面谢绝了游览安排,一面根据前一天在该局登记股获得的待调查企业的注册登记资料及其在湘潭所涉及的经营业务,决定及时通知局里依法冻结其在湘潭的货款。最后迫使对方不得不派人来湘潭配合调查、接受处理。

  在那段岁月里,频繁的出差成了我们俩的平常事,但平常之中,也总会有不平常的存在。就在一九八九年十月的一天,我们像往常一样出发了。在途经衡山、衡阳、衡南三个县,完成了对其中的六七家企业调查取证工作之后,第五天下午五点半左右,在祁阳县还剩下最后一笔业务的调查时,传来了一份王股长母亲病危的电报。当时我俩并不知道,在此前的两三天里,局里已从外单位借来车辆,派人沿着我们的调查踪迹一直在追赶我们,一站接着一站地在我们的身后扑空。虽然眼前的电报说的是母亲病危,可王股长心里十分清楚,母亲已经离开了自己。

  当时面对最后一笔调查业务,王股长还在想着我俩共同去完成。后来在我的努力劝说下,他才最终同意自己先走一步,赶往黎家坪火车站,去搭乘当晚十点多开往株洲的那趟火车。之后我独自完成了调查,恰好也赶上了那趟车。第二天上午,我俩从株洲回到湘潭,下午与局领导一同赶往长沙县开慧乡他的老家。

  我与他的出差之路,不过是短暂的两三年时间,他在我的心目中,不仅仅是股长,更是我的兄长和老师。一转眼这段时光过去快三十年了,虽然现在我俩都先后退休了,但工商部门和工商行政管理工作三四十年来的风雨变迁无不历历在目。作为在岳塘近半辈子的工商人,我忘不了所走过的出差路,更忘不了出差路上那些点点滴滴的收获。我们为工商部门的发展而骄傲,为岳塘工商的建设成就而自豪。(作者谢建龙原系岳塘区工商分局主任科员)